从屏幕后走向白宫:当黑客开始竞选美国总统

脑极体7k+浏览2019-03-28 08:39

Beto O'Rourke是谁?


很多人会回答,他是一位年轻的民主党候选人,2020大选中的新秀。


他甚至被看做是当年的奥巴马——年轻、体面、时髦、政治正确,和当今的特朗普刚好形成完美的反差。



而如今,他身上的另一个标签,是美国首位以黑客身份竞选总统的政客。在半个月前,Beto在公开场合宣称,自己是一家老牌黑客协会“Cult of the Dead Cow”的成员,而这家黑客协会也“认领”了这位政客。


这位黑客政客参选,也给明年的大选带来了一抹不同的色彩。路透社甚至对Beto的黑客身份给予了高度评价,称他是“美国政治史上最杰出的前黑客”。


屠宰场里的黑客大会


按理说,黑客并不是一个多么光辉的身份,也称不上对政治生涯有利。为什么Beto要“自曝身份”呢?


这还要从“Cult of the Dead Cow”(以下简称CDC)这家黑客协会的背景说起。


Cult of the Dead Cow一词非常中二,翻译过来就是“死牛崇拜”。CDC在1984年由黑客论坛上的几位程序员网友共同发起,并在德州的一家屠宰场中举办了“仪式”。虽然此前几位黑客所做大多都是破解软件和游戏供给小圈子内免费使用,但CDC自己宣称,这一次聚会是史上第一次“黑客大会”。


而在网络安全的技术历史上,CDC的成就并不高。最知名的大概是1998年8月1日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DEF CON黑客大会上,发布了可以远程控制Windows系统PC的RAT程序“Back Orifice”。除此之外,基本没有过其他病毒传播、攻击漏洞等等行为。


如此来看,CDC更像一支偏于娱乐化古早中二黑客组织。


网络安全御林军——hacktivism


抛开技术本身以外,CDC还存有另外一面。


在中国,有一个名词叫“红客”。即指维护国家利益,不利用网络技术为自己牟利,而是“维护正义,为自己国家争光的黑客”。在一些关键时刻入侵其他国家大使馆官网,挂上中国国旗的,就是这一群人。


然而这种依靠网络入侵表达政见的行为,就是由CDC首创。


1996年,CDC成员Omega在与组织成员的电子邮件中首次提到了“黑客主义(hacktivism)”一词。很长一段时间以内,CDC也在通过网络入侵的方式进行对其他国家和企业进行谴责。所使用的方法大概有通过入侵广告牌等实体信息展示平台或其他网站,发布信息来进行文化干扰,或干脆真的去进攻、模仿、劫持其他网站来表达自己愤怒的。


(CDC成员、Beto与Facebook首席安全官)


有趣的是,CDC并不是一个臭名昭著的黑客政治团体,反而还和山姆大叔有着亲密的关系。


一方面早在2000年,CDC成员Mudge向当时的总统比尔克林顿讲解互联网安全问题的消息就登上了权威媒体CNN。另一方面,CDC一直以来的攻击对象基本都是其他利益阵营的国家,例如中国、例如伊朗。如此看来,Beto对于中国的态度很可能也会和特朗普如出一辙,只不过特朗普会利用贸易问题牵制中国,而Beto则更可能利用科技、网络安全问题牵制中国。


如此看来,CDC几乎有些“美国黑客御林军”的意思。


美国为什么需要一位黑客总统?


CDC不仅“认下了”Beto的黑客身份,还顺带手给Beto洗了个白,称Beto从未进行过任何违反法律的黑客活动,仅有一次是在十几岁时通过调制解调器入侵了长途电话服务。此前为了保护Beto的政治路途,他们一直没有公开过Beto在组织中的存在。


黑客背景,究竟对Beto的竞选生涯有什么好处?


第一, 技术的高速动荡正在引起人民的恐慌。


AI与5G等等新技术的飞快发展,正在成为整个世界的共同的不确定性。作为普通人,我们就像工业革命前夕的纺织工人,对于未知的新技术有着天然的恐惧。


尤其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既见识到了美国在技术上整体的落后(尤其是落后于中国),同时又对科技企业无耻侵犯民众隐私的行为感到愤怒。


这时一位有技术背景的政客出场,尤其其背后的黑客组织曾利用技术表达政治正确的政见,可以让美国人民获得更多安全感。


第二, 世界竞争的下一幕将要依靠网络。


有关网络安全战的重要性,我们几乎已经说腻了。从2016年开始,就开始有不断有其他国家依靠网络安全攻击影响美国证据的消息,例如俄罗斯黑客操纵大选、俄罗斯水军在Facebook上发布假新闻等等。


不管这些消息是真是假,总之美国已经将网络安全战放到了相当之高的位置上。光在去年一年就推出了《安全选举法案》、网络空间国家联盟计划、《区块链法案》等等数个相关法案和计划。


这时一位“黑客总统”,则意味着美国可能在下一幕世界竞争中掌握着更多主动权。例如在面对网络攻击时拥有更好的防御方案,甚至可能主动发起网络安全战。



第三, 黑客身份的年轻化形象,和现任总统形成鲜明的对比。


比较现实的一点是,黑客身份给Beto带来了非常年轻化的标签。CDC这个组织本身就比较中立化,比起那些蛰伏在地下牟利的黑客组织来说,CDC一直在试图将自己打造成一种文化符号。他们拥有非常时尚的主题歌、有充满牛仔风格的袖标logo,官网上也充满了各种有趣的meme表情包。加上Beto曾经还做过朋克乐队的主唱,更让他的经历显得传奇。


如此一来,显得Beto本人非常适应互联网文化、时尚并随性不羁。相比如今年事已高,沉迷老年人社交媒体爱用大写字母的特朗普,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这不由得让人联想起了当年一身金融精英范的奥巴马和他的高龄竞选对手,来自军事世家的麦凯恩。


从符号到底牌


当然Beto的黑客身份究竟能给他的政治生涯带来多少助力,目前来看还很难进行给出准确的答案。相比其他政客,Beto也算不上2020年大选中有力的竞争者。


但从特朗普“推特总统”再到Beto“黑客总统”这两个被媒体吹鼓出来的符号,我们可以嗅到政治与科技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特朗普当选时期,人们还在为互联网在传播上展示出的力量感到讶异。而到了2020年,人们对科技力量的渴望和忌惮,竟然让黑客身份成了竞选时有力的武器。


这也提醒了我们自己——不管未来世界竞争或合作的态势如何,对于科技,尤其是网络安全能力的掌握一定会成为一张重要的底牌。

分享到:
纠错/举报
点赞分享
赞赏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0/500字
暂无任何评论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广告

重复、旧闻

格式问题

低俗

标题夸张

与事实不符

疑似炒作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回到
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