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没有年三十

锌财经7.3k+浏览2019-02-04 16:30

文/许伊雯 史艺敏 李曼曼

编辑/罗传达


一个母亲打电话给自己的儿子,问儿回不回家过年。短短15秒,寥寥几句对白,在抖音上火了:

“今年回来过年了吗?”

“今年没挣到钱,妈。”

“你跟老板算一下账吧,算好账马上就回来过年啦。妈妈在屋头等你呐……”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大年三十传统团圆日,思乡却不得归乡,想儿却不得见儿,戳中万千人的泪点。

这一个普通打工者的故事,映衬了所有漂泊异乡的奋斗者。

其中,这位妈妈口中的“老板”,实则为为数不少的创业者。他们多数人并不光鲜。

临近春节,锌财经采访到5位创业者,他们分别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郑州等5个城市。这5个城市,没有一个是他们的故乡。

年三十这天,有人为了发工资,借了母亲最后的100万;有人全年无休,大年初一就要开业;有人怀着孕,自驾西藏,放空自己。

对于他们,回家过年、跟妈妈当面道一声“新年好”,成了世上奢侈的事。

白 酒

创业离不开应酬,应酬离不开白酒。白酒喝下去,浓烈冲心头。而背水一战,别无他法。刘震说:“有时喝酒喝得自己挺悲凉,这是在拿命换钱。”这却是许多创业者的真实写照。

刘震,39岁,创业2年。所在城市:郑州。家乡:四川自贡

春节前一周,员工已经放假回家。刘震发烧倒下,烧了三天三夜,身体稍一康复,他就开车去公司盯项目。

刘震说,现在是公司最艰难的时刻。

刘震(左三)和他的团队 公司刚成立时的合影

刘震是四川自贡人,火车6小时,大巴2小时,每年他都会和妻子回去过年。 

今年他说,回不了了。因为要忙着筹钱,员工的工资和年终奖都在他手上,“这么多人还等着我吃饭。”

这是他第一年不回家过年。 

刘震之前是一家河南知名软件公司的副总,两年前离职创业,目前是郑州翰德信息技术有限公 CEO。这是一家软件公司,总共7个人,6个技术人员,剩下刘震一个跑市场。

快40岁了,离开高管位置,从零开始创业。刘震说,这不是勇气,而是危机感。

有两个事,给刘震的触动很大。一个是他的好哥们,快40岁了,老人生病,小孩比较小,正是家里压力最大的时候,他却失业了。

还有一个,原公司新来的90后小伙,很多天通宵加班。一直以来,刘震工作都比较卖命,但他觉得跟年轻人比,“我的身体吃不消。”

这两件事直接把刘震推上了创业之路。他害怕有一天突然失业,上有老,下有小,他的生活要怎么办?

决定创业后,结合自己的社会资源和人脉资源,刘震招到两个技术骨干,同时接到两个项目。

刘震的最新朋友圈:吃泡面

每到一个关键节点的时候,应酬自然少不了,一斤多的白酒直接灌。他说,有时候喝酒喝得自己挺悲凉,这是拿命换钱。

两个月前,刘震经历了创业最黑暗的日子,由于项目一直处于不确定状态,他颓废了两天,喝了很多酒,很茫然。

在其他创业朋友的鼓励下,他重新投入工作。他说要牺牲一个过年的时间,把公司彻底翻个天。

当家人知道夫妻俩今年过年不回家后,也会担心,是不是生意遇到困难了?刘震一方面安慰家人没事,一方面心里边不免凄凉。

谁不愿回家过年,只是人在江湖。

“最难的时候,好歹让自己笑出来。”刘震调侃,眼下是黎明前的黑暗。他对未来最大的期待是公司稳定后,多陪陪小孩、陪陪家人。

眼睛一张开是钱,闭上眼的前一秒,想的也是钱。因公司的开支没有一项少得了钱。不少创业者到了最后一步,可能和陶剑一样,卖掉房子,拿走母亲最后的一百万。

陶剑,50岁,创业25年。所在城市:北京。家乡:无锡

去年除夕夜,陶剑独自在办公室吃饺子。饺子是员工送来的,仍冒着热气。

父母给他打了个电话:“小剑,年夜饭吃了没有?吃什么的呀?”陶剑咽下泪水,沉默不知所言。

今年除夕夜,陶剑估计还是在办公室吃饺子。近8年时间,他有5年都是如此度过。

用他的话来说:对不住父母,把时间都给了像像(陶剑创办的陌生人社交产品)上的陌生人。

陶剑的同事们

11年前,陶剑低价卖掉了他在北京的唯一一套房子,至今租住和办公都在北京苏园公寓。

陌生人社交产品一直是陶剑深耕的领域。

2015年底,因为接受不了原创业产品“单身在线”平台上的各种网络欺诈现象,陶剑带领团队转型到正运营的产品像像上来。

这条道路走得艰难,后续更难。最令他头疼的莫过于资金了。

据陶剑介绍,产品已经烧了近4000万元,目前仍处于持续烧钱的负盈利状态。

去年春节前拖了3个月工资,临近过年,跟其他朋友借不到,融资也融不到,他母亲把她一辈子的积蓄,整整100万元打给了他,才有所缓解。

陶剑总是说,创业就是要脸皮比城墙贵,最怕不坚持。

陶剑的社交产品界面

三十年前,陶剑顺利就读省重点高中,担任学生会主席,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在当地很有名气。现在,家乡朋友提起他多年不回家,在北京奋斗多年一直租房住,父母听着抬不起头。

又是一年新年,今年陶剑还在北京。

他正在到处寻求融资,各种借钱,拖欠员工工资还没有发,房东多次催租,他必须赶在春节前解决。

奶 茶

有人说,创业就是拉一群人干一件事,创业者是“家长”,“家”中事甘苦自知。有时候有些事“家长”说不出口,就像敬刘凯,撑不住时只能去买杯奶茶解压。奶茶成了唯一的温柔。

敬刘凯,31岁,创业一年半。所在城市:上海。家乡:湖南

9月底,敬刘凯陆续解散员工。当晚,他请大伙吃饭,给大家算清了工资。“都是一起打拼的弟兄们,以后有机会大家还要干事业。”

公司解散的第二天,敬刘凯像没事发生一样去了公司上班。没事可干,他坐在办公室里两眼放空,回想过去创业的点滴。

敬刘凯大学毕业后,在无锡中船重工702研究所任职,搞科研、写论文,但“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太无趣了” 。

敬刘凯主营手机上门维修

敬刘凯倒赔了科研所5万元违约金,2017年3月份带着一个计划辞职创立搞机社。主营手机自助回收维修终端机,提供便捷低价的手机服务。

2017年4月份带着计划去众创空间租工位的时候,爱回收曾向他抛出过橄榄枝。有人将项目介绍给了爱回收,心高气傲的他拒绝了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的邀约。

此后一年多时间里,他带着5人团队搞研发,由于团队社会资源不足,敬刘凯花高价租点位试水。产品缺乏信用背书,用户大多不愿吃螃蟹,一个月十几个回收订单,远达不到盈利。

敬刘凯陆续花光了从父母亲人、女友处筹集的135万元资金,融资迫在眉睫,各种路演、面见投资人成了日常。

在寻找融资的过程中,敬刘凯屡屡碰壁。 

2018年6月份,一笔来自梅花天使的300万融资有望到账,当时已经与敬刘凯签订了TS(投资意向书),着手尽调事务(投资者对目标公司财务调查)。

天有不测,7月份爱回收宣布1.5亿D轮融资并发布自助回收机,紧接着梅花天使终止TS,敬刘凯的融资之路宣告破产。

敬刘凯的自助回收终端机器

之后一个多月里,敬刘凯隐瞒团队融资失败的事实。他总告诉团队还在等消息,自己撑不住的时候就去买杯奶茶解压。

敬刘凯透露,最早曾有过一笔200万融资打算进场,只是对方要求太高,他放弃了。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他会选择抓住。

敬刘凯老家在湖南,今年打算留在上海和姐姐一起过年。

他放弃创业,去了一家正处于快速发展期的公司任职产品经理。他说,目前薪水不错,很快能还清借款,也许,明年一身轻松地回家过年。

草 根

英雄不问出身,创业者亦然。锌财经采访到的5个人有4个人出身草根。没有显赫的家室,没有资源,没有钱,他们却两横一竖就是干,一干到底。功过是非任人评说,其中滋味自己知道。

邓雪莹,32岁,创业8年。所在城市:深圳。家乡:福建

自驾去西藏,这是怀孕5个月的邓雪莹给自己的过年安排。她想去放空自己、找找灵感。

很多人都说她疯了,只要邓雪莹自己知道,现在有多疯狂,过去一年就有多艰难。

那头,福建三明的母亲一再要求她回家,她不肯回去。母亲只有这一个独生女儿,了解女儿的个性,只好不断提醒她,自己照顾好自己。

其中原因,邓雪莹说,回家她要给表兄妹等亲戚包红包,今年她没挣到钱。

邓雪莹(二排左四)和她的团队

邓雪莹是深圳有壹家互联网有限公司CEO,公司2018年3月成立,从游戏转型过来,主要做应用。在此之前,邓雪莹有过4次创业,做过电商、餐饮等行业,有赚有亏。

2017年7月,正值游戏红海,邓雪莹在一家公司兼职创业,她投了300多万,同老板合作开发游戏,待了两年。

“老板跟我沟通,做到多少业绩,同意成为合伙人。”邓雪莹说到这里时,心有忿忿,因为对方没有兑现承诺,她一气之下出走自己做。

邓雪莹赶了趟游戏的末班车。2017年12月平台正式上线,4个月挣了300多万元。她用这笔钱付了首付,在深圳买了套商品房。 

之后每个月80万左右的利润,邓雪莹觉得蛮稳定,但是随之而来的版号停发,公司无法盈利。她决定转型。

她投入500万元,专注做一款社交应用,目前产品仍在研发阶段。中间接了几个商户合作单子,有20万元的收入。不过每个月平均50万元开销,加上年底裁员的补偿金,公司总体还在亏损状态。 

邓雪莹做过大量调研,对她的社交产品颇有自信,因为它涵盖了短视频、电商、实时共享定位等功能。她的最终目的是,让年轻人放下手机,从线上转到线下。

邓雪莹和团队小伙伴团建聚餐

邓雪莹自己,并不善于社交。前不久,她硬着头皮找投资方沟通,当她把产品给对方看时,都被问到同样一个问题:你的团队呢? 

邓雪莹踟蹰回答:她的团队全是草根,自己也是草根出身,没有辉煌的成绩,没有好的院校背景,非专业出身。父母是工人,没有雄厚的资金……

投资人当然不会可怜这些。

“难道我没有可取之处吗?”她自问。不知道如何打开市场口碑,疑惑之余,她意识到,重心要从打造产品的IP,转化到自身团队的建立。

邓雪莹喜欢挑战极限。如果没有创业,邓雪莹说,她可能会去做司机。

痕 迹

有人说,创过业的人和没创过业的人,已经是两个物种了。经过时间的洗礼,创业者身上有看得见的痕迹,也有看不见的痕迹;有生理上的痕迹,也有心理上的痕迹。他们的眼神都不一样,创业的痕迹烙在了灵魂里。

阚前锋,27岁,创业6年。所在地:杭州。家乡:安徽芜湖。

阚前锋是这次唯一的非互联网创业者,他搞实体创业。他很怕自己的创业被说成是,“做小生意的”。

阚前锋给锌财经看他的手。这不像是一双90后男人的手,手背上是深深的裂纹,手心上是硬硬老茧。

这是他创业6年的痕迹,由于长时间搬运货物,手心手背变得粗糙无比。他在杭州做食品酒水批发生意,是最底层的创业者。

创业初期,因为没挣到钱,他待在杭州,多年没回家过年。

阚前锋的店铺

2012年,阚前锋一个人下了火车来到杭州,在萧山租了个房子。房间用铁皮在阳台上搭建而成,10平方米,左边是床,右边是马桶,中间窗帘隔开。

他选择门槛不高的食品快消品行业作为创业的入口。父母支持和贷款,他拿了15万张罗起门店,创立杭州荣阚食品贸易,主营酒水批发。

一开始,他每天穿梭在拱墅区石祥路368号的杭州粮油批发市场,用电动三轮车送货到超市饭店。杭州的夏天闷热,他中暑了,休息一会再接着干,“根本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人”。

创业发生转机是2014年年末,他成为楼外楼总经销,公司迅速发展。

阚前锋是传统行业的创业者,在互联网经济复兴的当下,遭遇了生意的瓶颈。他现在更注重与互联网的结合,为一些互联网平台供货。

阚前锋 过年的订单翻倍

“就像你坐过山车一样,在到达最高点后,往下冲是最可怕的。但是你骑虎难下,只有闭上眼睛,硬着头皮,豁出去了!”

创业6年来,阚前锋每天5点半开门做生意,晚上八九点吃饭,超过12点睡觉。今年春节也和往年一样,大年三十也不休息,初一开业,全年无休。

但,年夜饭他今年是要吃的。

熬过了创业最艰难的时刻,阚前锋在杭州买了3套房子,3部车,还有一部分资金。今年年三十,他把父母接到杭州,住进了大房子。

这是他长大后,第一次跟父母过年。 

每一个创业者都很珍贵

每一份梦想都值得干杯

他们是千万创业者的一个缩影。自我实现,驱逐不安。在外奋斗,也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他们内心柔软,尤其是临近过年,情感变得脆弱而又敏感。他们是恋家的孩子,不回家过年,原因有很多吧。

人生需要梦想。在创业者身上体会尤深。

因为有梦想,他们起点低却仍选择创业。因为梦想的支撑,他们走到了今天。

就像50岁还在创业、年三十还在办公室吃饺子的陶剑所说,“创业对我而言是梦想的实现。”

他们还多处在各自的人生困境里面。有的公司倒闭,有的转型艰难,有的项目一直处于不确定状态……

但每个人都有困境,每个人都有梦想。这是人生,尤其是创业者人生。

新春已至,度过了最冷时刻,你的梦想还在否?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标签: 创业
分享到:
纠错/举报
点赞分享
赞赏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0/500字
暂无任何评论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广告

重复、旧闻

格式问题

低俗

标题夸张

与事实不符

疑似炒作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回到
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