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全面战争
金融科技
2021
06/11
09:46

多年来互联网巨头们为了拓展新的增长空间,一直在对外进行扩张。作为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巨头以“无边界”自居的美团,更是把跨界变成了常态。发展至今,美团的业务早已横跨外卖、旅游、出行、团购等诸多领域,已经牢牢占据了多个“关口要塞”。

 

随着美团业务场景的不断扩展,其在各个业务线上与其他巨头的交叉也越来越多,彼此之间的交锋也在日益升级。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餐饮外卖大战升级

 

外卖业务是美团本地生活服务的基本盘,一直绕不开饿了么这个“最大对手”。美团和饿了么自成立以来就争斗不断,发展至今二者已经占据了我国外卖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而随着市场份额的扩大,外卖双雄之间的厮杀也变得越发激烈。

 

一方面,美团外卖虽在市场份额上占据着优势,但饿了么的月活用户却在悄然赶超前者。自去年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好转后,二者的用户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饿了么的增长势头尤其显著。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饿了么的MAU(月活跃用户)在2020年10月份,赶超了美团外卖,这是饿了么近两年来MAU首次高于美团外卖,这无疑是一次重要突破。

 

而这些成绩的取得,自然离不开阿里对饿了么在各种资源上持续倾力的投入。饿了么作为阿里新零售的核心环节,阿里对其在资金、流量、技术、数字化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投入一直在加码,阿里不仅利用淘宝、支付宝、高德地图等王牌产品为其导流,还推出了“百亿补贴”以增加其用户粘性,并且通过阿里云为其提供技术支持,这使其在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竞争力得到了显著提升。

 

另一方面,饿了么还将战火蔓延到了本地生活的其他领域。如今饿了么已经从一个单纯的外卖平台,升级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的入口,饿了么也将平台和渠道延伸到了大型商超、盒马鲜生、阿里健康等众多板块,并将即时配送的服务范围,彻底从“送食物”扩大到了“送万物”。

 

从早期大规模补贴的对决,到后来配送时间的较量,再到如今本地服务领域的全面碰撞,美团和饿了么之间的交锋,早已经在对战中全面升级。

 

而除了饿了么之外,还有许多新玩家(如抖音介入本地生活、顺丰推出团食)也在试水外卖,虽然目前这些新手还很难对美团外卖的地位造成威胁,但它们的加入仍会在一定程度上分走一些市场份额。随着它们的进一步参与,美团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厮杀还将不断升级。

 

到店酒旅战事胶着 

 

除了外卖业务竞争升级之外,对营收和利润做出巨大贡献的到店酒旅业务,也面临诸多挑战。比如,美团要想在到店酒旅板块有所发展,就不得不与包括阿里飞猪和携程系等在内的OTA平台直接对抗。

 

首先,是与携程在高星酒店领域的争夺。美团酒店业务一直专注于下沉市场,但是下沉酒店的低客单价会把利润压薄,使其无法获得高毛利的回报,因此美团一直想要攻坚高星酒店。

不过由于美团的平台流量和高星酒店的用户匹配度较低,加之携程在高星酒店供应链端积累了长期优势,所以即便美团在酒旅市场深耕多年,仍然难以攻破携程的壁垒,在高星酒店上进一步取得突破性进展。

 

其次,是与包括携程在内的OTA对手在下沉市场的争夺。比如携程通过拥抱短视频在线直播,建立“星球营销号”频道,来吸引下沉市场的用户;去哪儿也通过品牌营销和低价折扣等策略深入了美团腹地;而主攻下沉市场的同程艺龙,也对其造成不小的威胁。

 

美团虽然凭借高频带低频的策略,使其酒店业务得到迅猛发展。然而就目前来看,在酒旅这条赛道里,美团除了要面对携程、去哪儿等对手外,还要应对飞猪和同程艺龙等众多玩家的挑战。而这些实力强劲的对手,都会对美团造成不小的竞争压力。而从长期来看,美团与其他玩家在酒旅业务上的对垒还将继续持续下去。

 

共享出行战未曾休

 

出行是美团“无边界”版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但在共享出行领域,美团劲敌众多,首当其冲的就是滴滴出行和哈啰出行。      

 

首先,在顺风车和共享单车领域,美团还难以撼动滴滴的霸主地位。由于滴滴在出行市场深耕多年,其网约车的市场份额已经远超其他平台,是当之无愧的出行霸主。得益于网约车的流量转化,滴滴的单车业务也有了很好的发展。

 

据悉,滴滴网约车在2020年5月月活跃人数高达5439万人,比第二名首约汽车高出5193万人。另外,滴滴的共享单车同样领先。据易观发布的《2020中国共享两轮车市场专题报告》指出,滴滴青桔以3491万的活跃用户排名第一,远超美团摩拜的2264万。

 

除了滴滴外,哈啰在出行领域对美团的威胁同样不容忽视。据悉,哈啰单车有3153万的月活,仅次于滴滴青桔,而美团摩拜则远远落后于前两者。哈啰电单车更是以70%的市场份额,在行业中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另外,哈啰已经进军了网约车市场,虽然体量不能与滴滴相比,但也会给美团打车带来一定冲击。

 

此外,美团还要防止曹操专车、神州出行、首汽约车、T3出行等众多玩家的抢食。虽然这些玩家的实力不是很强,但凭借其自营平台带来的良好服务体验获得了很多用户的青睐。而随着美团在出行上的布局愈发深广,美团与各平台在共享出行领域的对抗已经全面拉开,并将持续下去。

 

社区团购新战事酣战正劲

 

社区团购作为新的流量入口,早已吸引了众多资本和独角兽的青睐。而看重其潜力的不光有腾讯、阿里、京东,就连滴滴和拼多多也想要分一杯羹。而随着社区团购赛道日渐拥挤,美团的外部竞争压力也在日益加重。

 

从社区团购目前的竞争格局来看,美团优选、多多买菜位列第一梯队;盒马、橙心优选、兴盛优选、京喜拼拼、十荟团位列第二梯队。从行业现状来看,美团具有领先优势,但随着各家投资规模的不断加大,以及新入场玩家的不断增多,美团还能否持续领跑还有待观察。

 

另外,随着美团对社区团购布局的逐渐深入亏损也随之产生。为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市场上几大主流的社区团购平台,在全国多个城市开启了补贴大战,美团作为其中一员也深陷亏损的泥潭。据前不久美团发布的财报显示,新业务单季亏损高达80亿,亏损率高达81.6%,其中大部分亏损都来自社区团购业务。

 

虽然社区团购的未来充满了极大的不确定性,但各大巨头进军社区团购的决心却丝毫不减。而随着参战者不断重金加码,美团与互联网大厂在社区团购上的战争只会愈演愈烈。

 

就目前来看,无论是哪个领域,美团都没有绝对的胜算。这也意味着无论是在社区团购上的激战,还是在外卖、酒旅、出行等其他领域的较量,美团注定要与其他参与者展开一场长期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