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你鉴定为假包的鉴定报告,可能也是假的
新零售
2021
04/21
16:30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究竟何为奢侈?或许沃尔冈·拉茨勒在《奢侈带来富足》一书中的定义最为恰当:“奢侈是一种整体或者部分被各自的社会认为是奢华的生活方式,大多由产品或者服务所决定。”

最近关于奢侈品消费的闹剧层出不穷,前有路虎车主花100多块钱买LV手包质疑是假货,后有唯品会与得物因一条Gucci腰带上演现实版的“罗生门”,事实上,这种例子在今年来不胜枚举。

2020年1月份,有网友在闲鱼购得二手Burberry连衣裙,在优奢易拍的在线鉴定结果为正品,get平台的鉴定结果为仿品。据《时代周报》2021年3月的报道,在寺库购买的亚历山大麦昆鞋,优奢易拍鉴定却是假货。翻看淘宝的代购店铺,平台鉴定结果各持一词的现象屡见不鲜。

诚然,奢侈品江湖背后藏匿着无数条看不见的利益鸿沟,间接吸引着大量闻风而来的职业“鉴定师”。尤其是以炒鞋为主的二手奢侈品交易盛行,一句话便能决定乾坤的鉴定师,市场地位日益凸显,相关的鉴定业务也逐渐成为一个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以UFO为例,旗下共有11个全职鉴定师,34个全职鉴定助理。

只可惜,消费主义盛行之下,奢品行业除了如明星造型师夏子豪(Gio)这种臭名昭著的假代购之外,奢侈品鉴定背后也并未完全都是真材实料。

假货蔚然,鉴定成为刚需业务

《2020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全球的奢侈品市场在2020年多少受到冲击,只有中国是唯一增长的国家,据悉,2020年中国个人奢侈品市场同比增长48%,达到近3460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这其中二手奢侈品交易占很大一部分。中国旧货协会二手奢侈品工作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早在2016年我国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年交易额就超过80亿元,且每年以超过20%的速度在增长。据悉,2020年有7成以上的人买经典款的二手奢侈品,比买新款的2倍还多。

时至今日,消费者早已不像从前那样从心理上抵触二手旧物,尤其对于奢侈品来说,收藏或许意味着增值与保值,从某种角度上看,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投资手段。比如2015年,爱马仕一款包在香港佳士得拍到22.3万美元的高价,另一款标价45万,增值超过9.8万英镑。

当然,绝大部分人买二手奢侈品并不是为了收藏保值,红布林平台数据显示,超8成用户2018年花的钱不到4000元,平台二手奢侈品的定价大部分在市场价的3折以下,性价比是消费者选择二手奢侈品的关键因素。

也正因如此,二手奢侈品市场打着价格战的幌子,试图浑水摸鱼者甚多,久而久之,交易由一种经济行为过渡成“玄学”行为,运气加持下的消费端展开来看就是一场现实的魔幻主义大戏。

奢侈品流通中到底有多少假货?客观数据或许可以告诉我们答案。据悉,在2016年海外代购的奢侈品中约60%是假货,《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显示,在2017年,优奢易拍鉴定的所有商品中仅有3成多为正品,且正品率在逐年下降,到2019年,综合正品率为33.6%,相比三年前下降4个百分点。

特别是社交平台压缩了交易路线后,假货愈加蔚然成风。数据显示,2019年优奢易拍鉴定的商品中,有53%的假货来自社交渠道,眼看市场物欲横流,消费者惶惶不安,真假鉴定逐渐成为奢侈品渠道不可或缺的一环。

近年来,各大平台的鉴定数量逐渐增加,2019年的鉴定数量约为2018年的2.3倍,且二手产品的鉴定占比高达72%,就算是全新奢侈品的鉴定比例也将近30%。回顾这一场场有风险的悬线生意,“买奢侈品,必鉴定” 这是很多涌向消费升级的人的共同心理。

中国约有97%的奢侈品在个人用户手上,有调查显示,超过40%的消费者愿意为付费来鉴定产品真假,个人用户鉴定高达80%以上。2019年以来,相比于此前的线上拍照鉴定,越来越多人更倾向于实物鉴定,2017年实物鉴定仅占25.9%,到2019年这个数值就达到41.3%。

如今,买奢侈品似乎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年轻人的价值观上层,这或许是环境压力下的无奈之举,然而可悲的是,当一件件假货扑面而来,何去何从,谁都没有确定的凭据。

当制造水平封神,鉴定师陷入“精致陷阱”?

提及奢侈品鉴定,在中古文化浓厚的日本最为成熟,公开资料显示,在日本出自鉴定师之手的鉴定报告,甚至可以得到相关部门的认可。国外奢侈品鉴定师属于高薪职业,平均年薪都会在10万元人民币左右,资深的鉴定师则可以拿到50万元的年薪。

反观国内,目前国内还没有针对奢侈品鉴定师开出的培训课程,也没有相关的认证体系。职业标准的欠缺致使行业正野蛮生长,不少机构趁机入局疯狂圈地跑马,有关奢侈品鉴定的课程源源不断地涌现。

更关键的是,这些课程价格居高不下,一周的培训费用高达14000到49000不等。以中奢中心为例,箱包类产品培训周期为7天,价格高达17800元,腕表类产品培训5天,要价为14800元。

至少就目前来看,国内专业的鉴定师寥寥无几,有调查曾经披露过具体的数字,国内的资深鉴定师具体不超过100位。在得物上,平台鉴定师不到20位,日均鉴定数量却高达300到3500件,2019年8月份炒鞋巅峰期,知名的鉴定师日均鉴定数能在2000双以上。

一边是接踵而至的真假产品,一边是精力有限的鉴定人员,当工作量极端膨胀,鉴定过程却往往只有几分钟,鉴错事故在所难免。更何况,国内的制造水平早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即便是经验丰富的鉴定师稍不留神,也会陷入伪精致“陷阱”里。

我国制造技术的影响力向来不可小觑,不仅吸引着众多奢侈品牌纷纷建厂代工,也为庞大的山寨产业孵化了技术温床。例如耐克,从1981年到现在,耐克在中国的代工厂有近200家,工人总数超过20万;此前,巴黎世家也将代工厂从意大利迁到中国莆田。

除此之外,阿迪达斯、PUMA、KAPPA、Timberland等国际品牌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在莆田代工生产,一时间,潮鞋是年轻人奢侈品中的假货重灾区。

《中国新闻周刊》曝光过部分假鞋产业链不仅仿制鞋子的技术出神入化,连鞋盒,购买清单与发票都一应俱全,有的交易平台甚至在售卖正品鞋盒。曾经有耐克员工在《纽约时代》的采访中表示,全球每3双耐克中,就有1双是“莆田假鞋”。

不可否认,纯熟的制造技术将国内鉴定门槛无形中高了不少,有资料显示,约有28%的奢侈品假货能仿造得分毫不差,正常鉴定流程很难区分真假。2019年,在鉴定平台正品率倒数前十的品牌中,最高的也不过才39.4%,在国内有多个代工厂的Michael Kors的正品率低至16.5%。

有意思的是,尽管鉴定师的培训热度如火如荼,但培训学员中真正从事鉴定业务的只有5%左右,绝大部分选择自立门户,代购微商或者开二手奢侈品店,其中线下开店的就占30%以上。

另一方面,在鉴定圈,代购与鉴定师相互串通,暗中牟利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之事,甚至一纸鉴定证书只需要十几块钱。鉴定背后或许没有真假可言,这是一场人心博弈,无论输赢,只论利益。

奢侈品主义:心理安慰or PUA游戏?

古希腊时期,奢侈的概念一直是人们持续争论的热门话题,支持者认为奢侈品是社会进步推动力和有高追求的标志,反对者则将其视作“意义道德”。

英国工业革命后,消费需求催生出一个神话般的消费时代,这个时代为世界弥留下两个最重要的理念,一个是营销,一个是时尚,时至今日,这两个理念依旧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并不断踩着消费链上的焦虑爽点,制造社交距离。

同样的,这也是一种新的剩余价值剥削方式,即督促消费,鄙视淡欲。

我国究竟用了多长时间变成奢侈品消费大国的并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那些收入不高却依旧疯狂追捧消费升级的人,奢侈品的购买欲望爆炸通常只有几分钟的时间。这其中,可能是社交平台上的一句心灵鸡汤,也可能是影视剧里的一段对白。

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只有19853元,但中国消费者却贡献了全球32%的奢侈品消费,业内专家预测,2025年,全球46%的奢侈品最终将卖到中国消费者手中。

去年的热播剧《三十而已》里江疏影有句台词“钻石与珠宝承载着女人的梦想”,虽然这句听上去资本PUA极重的话在微博上曾经掀起一场女权骂战,但不可否认,在现实生活中,奢侈品消费在很多人的眼中可以直接与阶层感受相挂钩。

比如我们时常听到有人说,“男生一定要有一只戴出去不露怯的手表”、“女生必须有一个能让自己底气十足的包包”……在消费主义面前,一个人与自己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由外界的符号价值所提供的,与其说奢侈品贩卖的是商品使用功能,倒不如说是其品牌背后象征的身份基因。

不止中国,奢侈品在拉丁语中,除了是价格不菲的物品,还有“创造舒适和愉悦感受的物品”的意思。2013年,巴黎奢侈品导购界统计过一组很出名的数据,99%购买奢侈品导购杂志的人,其月收入在8000欧元以下,形成所谓的“拜物教”,与真正奢侈品的目标客户群相差甚远。

诚然,年轻人走向奢侈品的第一步就被醒目的logo绑架了购买自由,即使是经济实力不允许,也要通过各种渠道买一个来历不明的包,到手之后却又免不了重重猜忌。正如某资深鉴定师所说,“很多人选择鉴定并不是真的想知道真假,只是为了求一个心安与底气。”

更讽刺的是,在奢侈品交易中的真假与否仅占购买时考量因素的41%。我们看得见的是一张张鉴定报告,看不见的永远都藏在不可言明的隐晦处。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