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年报背后的隐忧与新机遇
金融科技
2021
04/07
10:15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3月26日,美团正式公布了2020年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美团2020年实现总收入达1147.9亿元,同比增长17.7%,全年净利润达47.1亿元,同比增加110.5%。截至2020年12月31日,美团平台活跃商家数和年度交易用户数分别增长至680万和5.1亿。

 

外卖餐饮业务依旧是营业收入支柱,财报称:“美团在餐饮外卖会员制度、消费端营销以及营运效率、拓展并提升平台上餐饮外卖供给的种类及质量几个方面的努力取得了成效,供需两端均于2020年进入了新的增长阶段。”

 

主营业务营收可观

 

上半年的疫情对美团业务有相当大影响,但从年报数据来看美团下半年有不错的表现。2020年下半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收入422.3亿元,相比上半年增长了75.7%,这离不开美团对餐饮外卖市场需求的挖掘。

 

疫情的持续影响让美团意识到了自己业务模式的竞争力,以及消费者和商家对餐饮外卖服务的刚性需求。所以,2020年美团继续向低线城市扩展业务,推动美团交易用户数量同比增长13.3%。同时美团还进一步发掘早餐、下午茶及宵夜消费场景需求,推动餐饮外卖业务发展。同时,受到疫情影响越来越多的商家意识到了线上平台运营的重要性,入驻美团平台的商家也在增多。

 

另外,上半年受到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在下半年也触底反弹,六个月营收212.5亿元,相比上半年增长178%。

 

美团财报称:“疫情得到控制后,汽车服务、密室逃脱等新类别服务受到消费者青睐,医美、医疗、宠物护理等重要类别也维持高增长势头”,“另一方面国民对海外及国内长途旅游的需求持续遭到抑压,但也造就了国内旅游及周末短途旅行的蓬勃发展。”

 

从这些数据来看,美团在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行业地位依旧非常稳固,营收、利润均非常可观。但是影响美团发展的不稳定因子也在慢慢出现。

 

外卖业务的利润窘境

 

根据财报显示,餐饮外卖业务在美团总营收中的占比通常都在50%以上,但是经营利润却不高,2020年餐饮外卖业务的利润率上升为4.3%,数据上似乎预示着这项业务在向好转变。但是从2019年开始围绕餐饮外卖业务的风波却接连不断,餐饮外卖似乎成了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业务。

 

有报道显示,从2019年开始,就有许多商家诉苦抱怨美团22%的抽佣太高,自己利润减少。2020年4月广东餐饮协会对美团发难,认为美团佣金过于高昂。今年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提案:职能部门应加强监管,把平台企业的外卖佣金,从18%-20%降低到10%-15%。

 

财报显示美团主要的营收就在于外卖佣金收入,2020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585.9亿元,占总收入的51%。假设当前收入每笔订单抽佣20%,若要将比例降低到15%,美团的佣金收入将减少约150亿元。

 

另外,外卖骑手与平台之间的关系也很紧张,根据财报,每年美团所担负的最大经营成本就是餐饮外卖骑手成本,2019年支付410.4亿元,2020年骑手队伍继续扩大,支付486.9亿元,但是外卖骑手实际上的收入未必理想。

 

根据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郑广怀教授团队在2019年7月-2020年对武汉的快递员和外卖员所做的调查,近七成武汉外卖骑手员每日工作时长在8-12小时,月均工资5882元。低于武汉市的社平工资8170元。而且,骑手常常处于高压工作状态,以至于#外卖骑手,已经成为最危险的职业之一#这一话题已经不止一次地登上微博热搜。

 

如果美团要餐饮外卖业务要继续扩大、持续发展,平衡商家、平台和骑手三者之间的关系就成了关键的命题。当佣金下调的压力与骑手成本压力共同来袭时,美团该如何应对?

 

到店、酒旅业务面临潜在强敌

 

不同于餐饮外卖业务,到店、酒店及旅游一直都是美团最能赚钱的业务。2020年上半年受到疫情打击,这一业务却依旧收获了81.8亿净利润,成为美团今年盈利的功臣。

 

但在本地生活的赛道,有巨头已经虎视眈眈并频繁加码,比如抖音。2018年起抖音就在尝试,不过屡试屡败。2020年10月,字节跳动开始调研美团的本地生活业务架构,在年末,字节跳动商业化部成立专门拓展本地生活业务的“本地直营业务中心”。

 

2021年初抖音在重点城市展开了地推,以0门槛及流量帮扶等策略,加速招募商家入驻抖音。现在抖音已经开通了美食餐饮和酒店民宿两大版块内容,打开APP就会在商家的个人首页找到“门票预定”、“酒店预订”等功能。

 

美团多年来在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形成的优势肯定不会马上被超越,但是抖音确实带来了新的玩法:利用用户提供的位置信息、视频内容等形成自己的评价体系。在抖音2020心动餐厅的评选规则中,抖音就强调,榜单主要基于海量线上数据与实拍短视频测评产生。

 

抖音海量的视频大数据比起美团的图文评价更具直观性,也更难造假,这是对美团业务短板的冲击。抖音携带的大量流量也给了商家和用户新的选择,尤其是在抖音初期的高补贴下,培养用户养成新的消费习惯也不算难事。

 

如何应对野心勃勃的的抖音是美团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

 

新业务亏损飙升

 

2020年美团的主要新业务就是共享单车和新零售。从营收规模来看,新业务在2020年Q1已经超越了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成为美团第二大业务支柱。

 

2020年四季度美团新业务及其他业务收入92.44亿元,同比增长51.9%,但亏损也从去年同期的11亿元扩大至60亿元。美团解释称:“亏损主要由于新零售业务快速扩张导致的经营亏损,和共享单车、电动车的折旧成本。”

 

CEO王兴表示,60亿的运营亏损,其中一半是来自美团优选,但是能够在短时间内将业务迅速扩展至全国这样的速度让人满意。并且在2020年12月,美团优选的单量已经突破了2000万/天。

 

另外,自美团收购摩拜以来,共享单车业务依旧处于大规模投入阶段,并且发展出了共享电单车。电单车的投入意味着成本的进一步提升,尤其是目前几家公司还处在花钱开拓市场的阶段。

 

两项新业务瞄准的都是市民的本地生活服务,是对美团生活服务业务的扩展,并且两项业务都是市民生活的刚需,在未来有很大的潜力。不过这两个赛道的竞争都激烈,新业务可能还将继续亏损。

 

总结

 

从2019年开始实现盈利,到2020年盈利同比增长61.6%,美团确实向市场展现出了他的赚钱能力。但是市场波涛汹涌,餐饮外卖业务常常陷入舆论风波,到店酒旅业务将逢劲敌,这都需要美团时刻保持警觉,抓住机遇,探寻自身发展的新道路。

 

因固步自封而最终没落的大型企业在历史上数不胜数,倘若美团能够在新业务上打开自己新的营收增长点,这将为美团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文/金融外参,ID:jrwaican$美团-W(0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