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云计算开辟新战场
云计算
2020
12/08
23:33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文 | 周天财经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两天就能开发一个应用,需求已经排到明年春天。

这听上去是一个程序员的生活,实际上却是一个 40 多岁的中学老师的日常。他叫张鹏,过去几个月里,他用拖拉拽的方式在电脑上搭出了很多应用,把学校里的教学管理、人事工资、学生统计等等事情,都管了起来。

「会用电脑的都会用」,张鹏演示着电脑上的应用开发平台,一边说起两年前还自学过 Python,却成了个「60 天 Python 速成,从入门到放弃」的故事,但今年他发现自己完全不用再去学代码,也能干了程序员的工作。

2020 年,云厂商们所有的努力都能从千千万万个张鹏的身上看到结果。这一年的开头,我们在绝对隔离的社会中,云办公、云上课、云抢菜、云蹦迪、云 K 歌……而在这一年的结尾,一切魔幻的变化终于有了积极的发展,十数年来的计算机产业发展,终于「化云为雨」,降落到张鹏们的生活中。

今年 6 月,阿里云提出「云钉一体」,将云基础设施「上移」到 3 亿钉钉用户的手中。张鹏就此摆脱了代码,用拖拉拽的方式把脑子里的流程「画」成一个个应用。其后,云厂商们蜂拥而动,微软将 Teams 和 Power 平台推广到了超过 1 亿人手里,谷歌将办公套件属性的 G Suit 更名为 Workspace 更多指向应用和协作……

技术的发展是不断向下屏蔽的过程,云是对传统服务器的屏蔽,让任何人、任何企业只要联网就能写代码来获取无限算力。

而 2020 的新一波浪潮,云厂商们从东西南北坡分头出发,最终都指向了同一个终点:让张鹏这种不会代码的人,也能成为云的使用者。

这大概是云计算诞生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扩圈运动。这一刻,云厂商们站在科技创新到科技普及的拐点上,谁能最先登顶,就能掌握下一轮技术周期的话语权。

01 千万个张鹏的故事

从中学老师张鹏的故事出发。这位 40+ 的中年人有着中产流行的焦虑,这种焦虑推动他去学 Python,既是技多不压身的初心,也伴随工作中无法与 IT 供应商高效沟通的为难。

他举了个例子,工作需要他每年统计年级里的教学经费。起初,他是用 Excel 做每年的经费统计,花费时间长、而且数据很难留存下来。后来,找了个小公司来开发系统,基本一个应用上线要花个半年。很多时候,当这个应用上线的时候,最早启动这个应用的需求已经解决了。

今年疫情期间,在女儿在家上课的钉钉软件上,他捣鼓翻出一些简易开发应用的平台,看了两个小时教程后,他打开了电脑。第一个应用就是用来统计教学经费,上手摸索了两天就建了起来。原本这个应用,那个 IT 供应商报价是 10 万元,2 个月开发周期。

「忽然就兴奋了,半夜一直想着怎么拉流程,睡不着就起来弄一点、弄一点。」他最终捣鼓出了十几个应用,基本把那个 IT 供应商给炒鱿鱼了。最近,其他年级也开始复制他的应用,陆陆续续又「炒掉」了一些 IT 供应商。

另一个相似故事是一位政府公务员。他所在的单位涉及自然灾害应急,台风一来,上级要求十里八乡的受灾情况要每两小时报一次,这点时间,甚至不足以将各乡镇汇报来的数字「加减乘除」。

今年,上下游各级机关都开始在钉钉上办公,他也捣鼓了一下,做了一个统计应用,等着台风再来,拉个钉钉群,把应用发在群里,十里八乡的负责人直接在应用上填写数字,受灾情况就自然明了了。

提供一个简单的应用开发平台,允许使用者自己开发应用,解决了两个问题。

(1)速度。原本,开发应用的链路是:使用者(老师、公务员、职员)有需求 - 领导允许提需求 - 联系信息部门 - 信息部门联系供应商 - 供应商对接使用者 - 开发或调整应用。且不说开发本身花费几天,光是这些对接,少则一星期,多则数月。

现在的链路是:使用者有需求 - 自己开发,结束。快的话全程半个小时搞定。

(2)准确性。经过上文提到的层层对接,最终开发应用的程序员对需求的理解已经很模糊,应用未必能满足使用者需求,经常要重复 2. 3 次才能改准确。当然也有情况是不改了,然后因为不好用,这个应用就被闲置了。

这两个问题解决,会直接提升企业应用的数量。本来,应用开发的速度和准确性都不达标,极大降低了人们使用应用的欲望,往往就用回了纸本、Excel 和 Word,回归「非数字化状态」。

一旦两者达标,用户使用欲望提升,应用数量会快速增长起来。

虽然这些小应用还无法和庞大的 ERP、CRM 等大规模企业办公软件抗衡。但小应用如同毛细血管,密密麻麻,解决了「最后一公里」需求,让许多没有接触过 IT 技术的人员和业务,第一次实现了数字化。

而且,在云底座连通的条件下,这些小应用们为整体的 IT 系统带来了「最后一公里」能够提供的原始业务、经营、人员、财务数据——而这恰恰是整体 IT 系统梦寐以求、往往求而不得的。

进一步推想,这些最原始、实时的业务记录,那些云服务厂商们提出的数字化下的「智能决策」、「智能流程」种种设想,才能有条件实现。对于企业来说,那些设想才不会停留在画饼阶段,而是真正变成「降本增效」的数字化工具。

对于云服务商来说,那个成为全社会(而不仅仅是互联网)的数字底座的愿望,才有机会真正达成。

所以说云计算正在进行「扩圈运动」,行进在普及的拐点上,大概因为上面这些原因。

02 云走到了一个什么样的路口

讲到行业的拐点,还是要讲下这个行业过去经历了什么。

众所周知,十多年前,在云计算刚刚落地应用时,关于云的构想有无数个,真正走通的只有一个:以亚马逊和阿里云为首的 IaaS 模式,也就是服务器虚拟化,提供弹性算力。

这和当时的环境密切相关。那时正是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时间节点,2008 年到 2018 年被称为移动互联网的黄金 10 年,大大小小的互联网企业拔地而起,流量激增,每一家对算力都嗷嗷待哺。

IaaS 成为最符合当下需求的 IT 模式,算力比传统 IT 便宜、且更强大,标准化高。一个 4 核 2G1M 带宽的云服务器,足以满足一位开发者的网站使用需求。如果需求更多,那就购买更多云服务器,反正是按需付费,不用的时候不花钱。

云基础设施支出在 2019 年首次超过传统数据中心支出

计算早期最经典的上云案例是美国视频网站 Netflix。Netflix 本来自己有一个数据中心,在互联网中已经足够「土豪」,但在 2008 年,仍然出现了硬件故障导致的宕机事件,服务整整停滞了 3 天,促使其审视传统 IT 模式的弊病,从而寻求云的支持,转向亚马逊。

在中国市场上,这一时期最经典的案例应该是 2015 年 12306 上云。

应该很多人都对 12306 早期的宕机记忆犹新。这其实不怪 12306,火车票一条线路起点到重点,中途任意站点均可生成一张票,复杂度比机票、电影票高了几个维度,尤其到春运时期,上亿人同时购票,更是能冲出几十亿的高并发情况。

从 2015 年起,12306 尝试将余票查询功能的 75% 转移到阿里云上,用即时扩容的云端算力,分担了网站三分之二的流量。到 2018 年,12306 进一步扩容,将几乎 100% 余票查询转移到云端进行,查询能力提升至每秒 40 万次。这两年,已经很少听到有人抱怨 12306 了。

可以说,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云计算解决了算力需求,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相辅相成,成为这个行业的 IT 底座。

最近两三年,云计算开始遇到的下一个挑战是,当移动互联网几乎全部「云化」,云的服务对象转向传统企业、普通用户时,这个传统的 IaaS 模式并不适用。

如果说面向技术人员,只需要一个 DOS 系统的电脑,对方就可以自己写命令行;那传统企业就像今天的电脑用户,需要有 Windows 界面才能操作电脑,更需要 Windows 上提供各种应用,才能完成工作。

DOS 系统和 Windows 系统对比

这就回到了前文说的,应用是促进一个技术走向普及的必要条件。

已经到了 2020 年,很少有人怀疑云计算的增长潜力。无论是技术、行业、还是其他方面,每个对云有所了解的人都能讲出来几条云的优势,很多人也可以想象得到,作为数字经济的技术底座,云的想象力不止是传统 IT 的替代品。

那将是一个增量市场,也是云厂商的新战场。

这个增长机会不是给所有云厂商的。

在这个众所周知的需求变化的节点上,新的市场将由新模式开拓,旧模式将和他们的旧时代一起停滞在过去,然后慢慢被取代。

打个比方,在 2020 年,用智能手机的人比 10 多年前用功能机的多了几倍,但江湖上早就没有诺基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