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法平台的流量生意 vs 知识服务的长期主义
大数据
2020
09/09
01:59

配图来自Canva

撰文 \鹤顶红

编辑 \ 吴不知


【这是银杏财经第287篇原创文章】


从“围棋”到“蹴鞠”再到“搓八圈”,当物质生活得到满足之后,每个时代的人民都创造性地发明出不同种类的娱乐项目,借此打发漫无目的的闲暇时光。

 

抖音是群众找到的新玩意儿。

 

趣闻、美食、萌宠和小姐姐,伴随着韵律感极强的抖音小调火遍了大江南北。

 

他们管这叫“记录美好生活”,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用户意识到,“抖音五分钟,人间两小时”的快乐在合上手机那一瞬间,显得迷茫而不知所谓。

 

在新时代,与人民日益上升的精神文明需求相比,国内精神文化产品的生产供给还存在不少短板,一个最明显的现象就是,重娱乐而轻求知。

 


 做真正有意义的事

 

通常情况下,一个人刷抖音的时间会过得很快,背单词却会产生度日如年的感觉。这是因为相比于刷抖音,学习是一件不那么有趣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反自然的非常态。

 

可是在娱乐需要得到满足之后,个体的需求还会有成长性的自我实现需求,这是学习的意义。

 

因为只有知识才能把我们变成那个更好的自己。

 

有太多人喜欢拿百度和字节跳动做比较,认为搜索是上一个时代的产物,只有分发才是信息获取的未来。在这之前,要先考虑一个问题,你不可能永远靠别人喂你吃饭,在我们的常识中,似乎只有baby,是这么活着的。

 

学习的过程虽然不能简化,但资料查找的过程却可以,这是技术为人类自我价值实现铺就的阶梯。

 

在《哈佛商业评论》的笔下,百度是中国唯一入选“2019全球AI公司五强”的企业,他们拥有最好的语音处理技术、最好的图像识别技术、最好的数据分析,这种优势体现到搜索端,就是有能力为用户匹配更精确的搜索结果。

 

这是百度一直坚持的“简单可依赖”。

 

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DNA,对以算法杀出重围的字节跳动来说,最具争议的莫过于张一鸣那句“算法没有价值观”。

 

后来有人为这句话补上了下半句:算法可以没有价值观,但人得有。

 

所以在抖音日活用户突破四亿的时候,张楠说“抖音想做视频版百科全书”。

 

从15秒到5分钟再到15分钟,如果承认“视频版百科全书”的权限与时间长短有关,就完成了史上对亚里士多德和《大英百科全书》最彻底的一次羞辱。

 

过去,我们看完一部电影需要90分钟,读完一本书要花一周,学习一门技能至少要用一个月,即便如此,依然有人对市面上各式各样的“零基础从入门到精通”嗤之以鼻。

 

碎片化信息迎合了现代人零散的时间状态,让内容变得更加简单直观,可无论是创作者还是受众,都逃不开一个问题,“一分钟,真的能学到东西吗?”

 

如果把人的大脑比作关系型数据库,记忆的基本法则就是把新的知识点联想于已知事物,就像是从亚马孙平原到世界最大的热带雨林再到“地球之肺”这种平滑的过渡。

 

碎片化知识有一个最大的盲区在于缺乏有效触点和大脑里现有的知识体系连接起来,所以抖音的知识类内容越做越长,却依然囿于“一看就会,一用就忘”的窘境。

 

不止于此,抖音上还活跃着大量的“致敬”原作系列,一千个用户眼中只有一个哈姆雷特,除了人变了,场景、对话和流程全都是照搬的“拿来主义”。



 娱乐向下,知识向上

 

没有人会否认抖音娱乐宣发重镇的地位。

 

在那里,既有《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的爆款电影可以通过短视频营销迅速出圈,也能生产出《野狼Disco》这样的抖音神曲将陈伟霆和宝石老舅送上春晚舞台。

 

当然,那个让无数情侣在电影院睡得酣畅淋漓的“最后的夜晚”,也会永远停留在互联网的记忆里。

 

产品逻辑映射到“抖音美好奇妙夜”,“看见每个你”指的不光是明星、创作者和用户,还有财大气粗的品牌商。当晚登上热搜的,是吴亦凡、肖战和欧阳娜娜,而在持续3小时的晚会中,OPPO的软广植入超过56分钟。

 

当才艺双全的创作者和传统文化传承人同明星站在一起,“饭圈女孩”的注意力不自觉就会被罗云熙演绎的《琵琶行》所吸引。

 

同样是晚会,百度选择做“好奇”主题的那种。

 



从前期流出的宣传片来看,晚会融入了百度AI、无人车、搜索大数据的生态能力,目的是为了开拓观众的好奇心。除了国民好奇心之外,他们还会陆续发布白领职场好奇心以及娱乐圈流行趋势等,从年龄、职业、地域等不同维度,揭秘不同人群的好奇心。

 

《韦氏词典》将“好奇心”定义为“希望自己能知道或了解更多事物的不满足心态”。这是停留在学术层面的定义,通俗来讲,好奇心是大脑意识到新奇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会带给我们快乐,并从中找寻到生活的真谛。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娱乐带来的幸福感是会逐层递减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对大多数人来说,有一个人夸他,他会感到开心,但一万个人夸他,这种快乐并不会被放大一万倍。

 

一个人要想成为更好的自己,就必须去学习、去劳动、去认知、去体验,自我实现从来就不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只有努力才能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从0到1不那么容易,从1到100会更难。

 

对于公司也是如此。

 

根据艾瑞发布的《2020年中国在线知识问答行业白皮书》,搜索百科与在线知识问答在内容获取上的占比超过了80%,而各类音视频课堂的用户渗透率只有58.7%。

 


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知识内容有很深的护城河。在内容输出方面,百度常年提供知识相关的服务,平台上积累了大量的优质内容。毫不夸张地说,在中国,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知识服务的时间比百度还要久。

 


结语

 

物理学中有一个基本的定律叫做“热力学第二定律”,是说任何一个孤立的系统如果不持续输入能量就会慢慢进入低活跃状态,这也就意味着,大脑如果不持续输入信息,就会逐渐走向自毁状态。

 

在日常生活中,个体在娱乐需求得到满足之后,会有意识地调整自己的行为,希望通过学习等手段成为自己所期望的那个人,心理学上将其称之为一种“高峰体验”的情感。

 

而这正是知识需要的闪光之处。娱乐需要对于所有人都是共同的,它们一经满足就会自动降级,只有知识需要永远不会消失,它是一种单纯的、终极的价值,或者说是人生的目的。

 

娱乐产品和知识产品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一个靠短期爆发力抓住人们的眼球,另一个有着静水流深般的旺盛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