诞生于硅谷车库,用六年讲好一个「声网」故事
云计算
2020
06/30
15:24

配图来自Canva(vitavalka的图片) 

作者| 李小歪

编辑| 吴怼怼

 

北京时间6月26日晚,全球实时互动云服务商声网Agora(以下简称声网)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全球实时互动云行业的第一股,股票代码:API。


IPO当日,股价就上涨152.5%,市值超50.6亿美元。在位于上海杨浦区的云敲钟仪式现场,声网创始人赵斌出人意料的没有参与敲钟,而是由声网内部开发者和外部开发者共同完成敲钟,声网对开发者的重视也由此可见一斑。在疫情的危与机,和全球市场的不确定里,赵斌要和团队一起,给美股投资者讲好声网的增长故事。

 

01 全球化的故事不好讲


故事的高潮,就是这次纳斯达克的上市。


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招股书来看,声网实现了营收47.6%的增幅,从2018年的4366万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6443万美元。


云服务也同时成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实时互动云服务收入分别为4319.9万美元和6392.5万美元,实时互动服务收入占比分别为98.95%和99.22%。


一个显著的特征在数据里显山露水。实时互动云服务的确是公司的强项,这项优势也预示了后来故事的走向。在全球实时互动云行业,无论是坐标海外还是国内,声网成为了其中第一家上市的企业,并将实时互动云这个细分领域成功做到了商业化。


而其也凭借全球化的数据中心、团队和客户,快速锁定了全球实时互动云第一股的位置。


「全球」的故事之所以难讲,是因为不是嘴上喊着全球化的口号就能成事儿。太多的全球化故事,只是包装了一个虚晃一枪的美梦,让投资者和小股民掏出钱包后眼含热泪。


而声网在成立之初就把业务范围扩张到全球。


海外客户中,除了一些从国内出海的公司外,还有很多海外上市公司和独角兽,北美、印度、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客户较多。美国最大的婚恋社交平台 The Meet Group和互动电商美国,印度最大的通讯App Hike,以及日文的二次元音频社区LisPon,直播平台Stager Live都在使用声网的服务。


为了服务这些海外本土公司和国内出海客户,声网在创业之初就设立双总部运营,在硅谷和上海都设有总部,并在北京、班加罗尔、东京、伦敦等海外城市开设分布式协同团队。


而覆盖全球的250多个数据中心,搭建起一条专门用于实时互动应用传输的软件实时定义网SD-RTN,仿佛一条能够任意驰骋的高速公路,为当地提供技术和运营支持。


仅在2020年3月,公司就通过10,000多个活跃应用为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终端用户提供了超过400亿分钟的实时互动使用时长。同时,活跃客户数在2020年第一季度达到1176家。


成为全球实时互动云第一股,声网自然也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有人也开始把声网对标海外的云通信公司Twilio。这家上市至今股价涨了8倍的北美独角兽,被美国金融市场分析师寄予厚望,称其有望成为第二个AWS。


但声网Agora的故事可能和Twilio有不同的走向。Twilio主打云通信,实时消息是其核心业务之一,大众熟知的虚拟号码和验证码是其主战场。但它和声网擅长的实时互动云,还是略有差别。


Twilio之外,Zendesk、Ringcentral等多家云通信上市公司的市值均在百亿美元大关,去年IPO因为疫情大火的Zoom,目前市值更是直逼700亿美元。


美国云通信市场鏖战正酣时,全球的实时互动云行业竞争也越发激烈。


在招股书里,声网也将把Twilio 列为对手,除此之外,腾讯、TokBox(属于Vonage Holdings Corp.的一部分),以及一些小规模的软件公司,也将和声网的全部或部分平台和产品展开竞争。


可以预料的,未来更多企业将加入这场战局。

 

02 让RTE无处不在


故事的起点,多少有点理想色彩。


1969年,出于军事目的,美国加州大学的一群工程师,将计算机与计算机连接起来,这就是互联网的前身,阿帕网(ARPANET)诞生了。随着技术发展,人们可以在互联网传递文件、图片,一个古早词汇由此诞生,「网上冲浪」。

 

但由于带宽受限,传递会有问题。CDN(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内容分发网络的诞生,将网页内容层层缓存至下级服务,用户就能就近获取缓存的内容。


但CDN技术并不能解决互联网存在的延时、抖动、丢包,这是导致我们在音视频通话时遇到花屏、卡顿、甚至断开连接等问题的元凶。


在实时音视频发展初期,即使是强如Skype这样的语音通话软件,也是「卡顿俱乐部」的常客,而声网用软件编程的形式来定义和控制网络,并将这个网络用于实时互动(Real-time Engagement)它给错综复杂的互联网建立了一个导航,让数据流始终走最快、最流畅的线路。这个导航就是SD-RTN(Software Defined Realtime Network)软件实时定义网络。


这项技术拥有改革性的意义。


从此,你可以自由地和大洋彼岸的家人打电话,也可以在游戏直播间和队友连麦开黑,还能在疫情期间,足不出户地听老师上课,顺便交作业。


可以说,在声网的平台上,开发者可以轻松地将实时语音、视频通话、实时消息、实时互动直播嵌入到移动和Web应用中。


在万物皆可云的时代,声网的服务已经覆盖了教育、社交直播、远程办公、电商、IoT等10余行业,100余种场景。


从2016年用技术促成狼人杀游戏的大火,到2018年应对直播、短视频等应用在音视频互动场景的主流化需求,再到2019年和疫情前后支撑在线教育行业的迅猛发展,其技术作为一种底层工具,不仅赋能传统产业,帮助企业低成本、高效率地转型,也为年轻人扎堆的文娱场景提供了更多玩法。


但RTE服务的落地没有那么容易,并非一个简单易行的「技术支持」软件或接口。在实际服务场景中,需要根据目标企业所处的行业,持续迭代玩法,寻找更潮的场景,不断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才能真正打磨出能用、适用、好用的新场景。


这就是为什么,尽管实时音视频已经成为当下的主流互动方式,并且这项技术已经融入10多个领域覆盖100多个场景,但各行各行差异化的需求和RTE技术本身的复杂性,以及5G、AR/VR、AIoT等技术催生出的新场景,还在让市场持续爆发出新的需求。


挑战往往令人心跳加速。故事发展到后期,主人公经过历练和洗礼后,剧情往往更加精彩。


对声网来说,IPO是故事里的高潮,但也只是这个阶段的节点,声网CEO赵斌也在内部全员信中写道,“回望过去,当前的时刻是一个里程碑,是很多声网伙伴曾经梦想的事件,是市场对我们服务专业价值的背书和认可。展望未来,这个时刻又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在我们面前,‘让实时互动无处不在’的愿景,和实时互联网真正赋能线下全场景的未来,虽然正徐徐展开,令人神往,但也仍然前路蜿蜒,征程长远,等待我们一如既往地踏踏实实、一步一步走过。”

 

在实时互动云的下一场征程里,声网任重道远,但潜力巨大。


而另一方面,声网的实时互动云服务虽然已覆盖了10余行业、100多个场景,这其中很多场景其实是超出声网团队的预料,是由开发者自己创造。据声网透露,今年7月声网与晨兴资本将启动全球首个实时互联网创业挑战赛,声网作为全球实时互动云服务的技术赋能者,拥有深厚的技术底蕴,而晨兴资本则作为实时互联网领域发展的见证者和助推者,双方将联合发挥各自在技术、资金、资源等方面的核心优势,发掘和孵化更多基于实时互联网技术的创业公司。

 

03 技术深宅,拼荆斩棘


说潜力是因为市场巨大,任重道远,当然这的确也是因为RTE技术复杂,实施过程还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这种不确定让声网的技术宅们“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尽管已6年无全网事故,但他们仍然保持对数据的精准和技术的稳定,一路披荆斩棘,对实时互动云行业坚持到底。在赵斌与声网的团队看来,衡量实时互动业务可靠性的指标,就是追求小数点后几个九(工程师用99.9...%的概率表示可靠性),这也是一个工程师对技术极致追求的一个体现。


2014年9月21日,HelloTalk上线了实时语音通话功能,这家公司是声网早期的唯一客户。技术上线的第一天,就有来自全球六十多个国家的用户同时在线使用,但语音通话稳定顺畅。


公司CEO魏立华谈及此事,说到”14年夏天,HelloTalk想在全球上线语音通话功能,我们不想自己做,但一直没找到好的解决方案,8月份,我们找到高泽华(现声网合伙人 & 技术VP),让他介绍能做实时音频互动的技术人才,他直接推荐了声网。HelloTalk当时的量不是特别大,但分布的国家特别多,而声网希望的试用场景正好是全球,起初量不要太大,所以我们与声网特别有缘份,一拍即合。直到如今,HelloTalk还是使用声网的技术,因为声网的服务一直很好、很稳定,没出过问题。”


这种技术能力的稳定性和标准化,几乎贯穿于声网的发展历程中。


2016年,在还处于3G网络的印度,声网的技术不仅能够做到音频流畅,视频也能跑通。这在网络基建设施和设备较为落后的东南亚地区,能解决多用户覆盖、弱网对抗和设备性能等问题,实属不易。


事实上,从成立之初,声网就一直竭力推行SLA(Service-Level Agreement,服务等级协议),在那之前,实时音视频行业没有统一的服务质量标准,也无法评估RTE服务质量的好坏。


作为首家RTE PaaS平台,CEO赵斌决定和团队一起,亲自定义SLA的维度,并且将要求提高到通讯质量级别的SLA,让客户可以明确看到质量指标。而这套SLA,日后逐渐成为声网客户讨论实时音视频问题的的具体标准。而据声网对我们透露,声网目前已经在推行服务质量标准的进一步升级,实现从SLA(服务等级协议)到XLA(eXperience Level Agreement,体验等级协议)的升级,据了解,SLA只关注服务可用性,一般在RTE行业的表现为对服务可用时间的保障,而XLA除了对服务可用时间的保障外,还提供对用户体验的保障,比如:5s登录成功率,400ms端到端传输延时,视频卡顿率,音频卡顿率等。


赵斌在内部全员信中也写道,“我们做对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率先看到‘实时互动的本质是服务,而非功能’,并且一直坚守这个方向,最终‘等’来了教育、直播、IoT、金融等各类实时互动应用场景的爆发。接下来,我们始终要坚信这一点,不图一时之利,不做口舌之争,精进我们的专业,始终保持全球范围内技术的领先。 “


或许伟大的企业都有相同的故事,从硅谷走出来的创业者都对湾区的车库有着特殊的感情。谷歌、微软、苹果和亚马逊等企业都诞生于车库,大概是因为旧金山的房价实在太高。


赵斌也因此对一幅画面一直记忆犹新,他在内部信中写道——


「从我们在硅谷一个车库里写下第一串代码,到今天已经六年多了。 」


这六年里,有创始人的奋斗一线,更有团队的齐心协力。

 

但每一个成功的企业都要有一群疯子一样的人去热爱、信仰这个故事的终局,才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能量。


这或许很像声网上海办公室墙壁上,那个吐着舌头的爱因斯坦。他奇思妙想,也坚持不懈,把一生沉浸奇奇怪怪的数学符号和公式里,才让故事结尾里,相对论拥有了跨越世纪的力量。


也正如内部信写到的那样,「声网的故事从六年多前开始,但实时互动的梦想却远早于此,实时互联网的未来也远超于此。 」

吴怼怼
科技专栏作家,专注互联网与文娱行业个性解读,虎嗅、36氪、钛媒体等专栏作者,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17年度作者,新榜2018年度商业观察者。
关注
已关注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