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让男女总裁甜宠剧走红?
文娱
2020
02/16
11:32


文|吴俊宇

微博热搜又迎来了一部“甜宠剧”——《下一站是幸福》。遥想半年前,能形成如此现象级效应的还是《亲爱的热爱的》。

任何文化现象都不是孤立的事件,它的涌现都要放在大的社会经济脉络下去观察。电视剧和日常生活相互交织,一方面反映了现实社会关系和思想状况,另外一方面也在重塑社会关系和思想环境。

《下一站是幸福》、《亲爱的热爱的》这类甜宠剧走红既不偶然,也不奇怪。其中固然存在大众对普通恋爱故事审美疲劳的因素,也存在女性自我觉醒的成分。

我们认可女性在职场上有所作为、寻找自由的奋斗精神,但“霸道男总裁爱上小仙女”、“霸道女总裁恋上小鲜肉”这类都市情感剧频繁热播而且成为热门话题,它的另一面同样值得警惕:

在996的之后,我们不仅需要“甜宠剧”浸润自己被工作折磨的内心,我们在工作折磨之余,更是迫不及待得想成为男总裁、女总裁。

这种心态带来的影响之一是,我们同样不可避免地迎来了极端婚恋气候。

总裁剧与996

在和身边同龄人交流他们为何观看这类电视剧时,出现了非常鲜明的几种观点:

  • 解压派认为,工作压力太大,需要“甜宠剧”缓解身心压力;
  • 现实派认为,这只是广大都市青年对生活和工作的美好愿望;
  • 看脸派认为,依旧希望剧情中的人物能够在自己身边出现;

事实上,解压派、现实派、看脸派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三者交织在一起,共同组成构成了年轻人的复杂心态——一方面向往恋爱,另一方面更想做总裁。

这两个目标在当下似乎成为了某种不可调和的矛盾。

尤其是《下一站是幸福》潜藏的内在逻辑是,女性在30岁之前疯狂工作、拼命升职,毫无恋爱经验,同样可以在30岁之后赢得小鲜肉和高富帅投怀送抱。

这部电视剧无疑是在助长“反智主义”,因为无论相遇小鲜肉还是高富帅,接下来如何用智慧建构关系都不是电视剧中的剧情可以给出答案的。

这种逻辑和男屌丝有房有车自然会有女朋友的逻辑几乎如出一辙,也和当前互联网公司所提倡的996工作制潜在的话语体系一脉相承。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时间利用调查公报》显示,2018年我国男性就业者每天工作时间为7小时52分钟,女性为7小时24分钟,比2008年分别增加1小时26分钟和1小时20分钟。

比起十年前,男性和女性就业者工作时长都增加了22%。

理论上说,中国职工平均年法定休息日为125天(法定节假日11天,周休日104天,职工带薪年休假平均10天),超过全年时间的1/3。

按照日平均工作时长7.5小时,年工作天数(365-125=240天)来计算的话,中国人的年工作时长为1800小时。

然而,这仅仅只是理想数据。因为根据美国权威数据机构Statista在2016年的统计数据去看,中国人的周平均工作时长是46.3小时,如果除去春节等法定节假日,换算成一年50个工作周,年工作时长则是2315小时。

按照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来计算年工作时长,这个数据更为恐惧,它将上升到3000小时以上。

我们不妨去看看OECD的全球各国劳动者的年工作时长对比。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常年有一项“Hours worked”(工作时长)调查,记录了36个市场经济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

不管是拿国家统计局的1800小时、Statista的2315小时以及互联网公司996带来的3000小时以上年工作时长放在全世界范围横向对比,都发现中国独树一帜。

它不仅仅远高于西欧发达国家德国(1300小时)、英国(1500小时),也高于美洲大陆的美国(1800小时,)也高于同属东亚的日本(1700小时)、韩国(2000小时),和墨西哥基本平齐(2200小时)。

社会整体失范

人类学调研中常常发现一个现象,不同的原始部落的人居然出现了极大的差异。有些是母系社会,有些是父系社会,有些部落仁慈,有些部落残暴。

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在《原始社会的性别与气质》本书里全面系统地介绍了阿拉佩什人、蒙杜古马人和德昌布利人三个原始部落的性别与气质的情况。她的得出的结论是,人性那种难以置信的可塑性在不同部落之间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说来说去,现在各个互联网公司其实也是“部落”,不同人被扔在不同的部落之中很快会因为环境影响形成不同的思维方式、行事风格。

和不同公司的人打交道很容易感觉到他们呈现出了不同的风格,这也是长时间浸润所带来的部落个性。大老板是荒腔走板的无赖往往也会导致整个公司上下都有无赖作风。

都市荒漠带来了人的原子化和工具化,尤其是996工作制的执行让时间被极度压缩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点点被树立,无数员工离群索居失去亲人、朋友、恋人的深度联系,只剩下停留在表层的工作关系,在这种环境下人迅速被企业驯化,甚至在生活当中也张牙舞爪。

在实际生活交往过程中明显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一些公司的员工喜欢用数据理性对一切都展开计算,甚至在生活当中把身边人也当成工具展开利益权衡,在人情世故上更是顾忌不多。

一些公司的员工咄咄逼人、明显缺乏同理心,这恐怕是长期公司内斗导致资源争抢带来的结果,工作中的进攻性悄然不知便被带到了生活之中。

一些公司的员工则是相对含蓄内敛,习惯于你敬一寸我敬一丈,但是过于柔和的个性在狼性冲突中显得步步退让。

多数人的可悲之处在于,由于生存压力,总是无法选择自己的部落或者是不愿跳出固有部落,只能被禁锢在过去的部落之中无法挣脱出来。

我们总说一切尽是自己的选择,然而所有选择也是受到条件禁锢。良善二字容易在食人部落中一点点被消磨殆尽。

996所倡导的狼性,其实是在带来整体社会失范,这种失范不仅仅存在公司内部,甚至还外延到了朋友交往、两性婚姻甚至是个人情绪等各个角落。

在去年的有赞年会上,白鸦有句话极为“反社会”:

如果家庭和工作平衡不好的,不是辞职,而可以离婚。

另一位倡导狼性文化的企业家同样对自家副总裁也说过类似的话语:

为什么要离职,你可以离婚啊!

这种Pua式的话语在很大程度上让一部分人半信半疑,尤其是互联网行业流行造富神话的时候,很容易让一部分年轻人为财富、为权力舍弃一切往前冲锋。

然而我们需要意识到,996本质上是在把人按照蜜蜂蚂蚁那样的生物族群结构去改造。企业家变成一个个蜂王蚁后,员工变成蜜蜂和蚂蚁。人被“原子化”、“工具化”,进而直接被企业所控制。

这种“原子化”、“工具化”,其实不仅在对个人造成伤害,也在对家庭造成伤害。

心理学上有一个词叫“踢猫效应”,它讲的是工作情绪受影响之后带来的连锁反应:

一父亲在公司受到了老板的批评,回到家就把沙发上跳来跳去的孩子臭骂了一顿。孩子心里窝火,狠狠去踹身边打滚的猫。猫逃到街上,正好一辆卡车开过来,司机赶紧避让,却把路边的孩子撞伤了。

当一个人的情绪变坏时,潜意识会驱使他选择下属或无法还击的弱者发泄。受到上司或者强者情绪攻击的人又会去寻找自己的出气筒。这样就会形成一条清晰的愤怒传递链条,最终的承受者,即“猫”,是最弱小的群体,也是受气最多的群体,因为也许会有多个渠道的怒气传递到他这里来。

“踢猫效应”仅仅只是一个假说,并没有严格的数据、模型、现实支撑。

然而来自2002年的一则研究却表明,长时间的工作与加班会加剧家庭冲突,带来心理痛苦。

这则研究名为《工作时间、工作对家庭的影响及心理困扰》(Work Time, Work Interference With Family, and Psychological Distress)。

研究者开发并测试了一个预测工作时间的模型,以及时间、工作对家庭的干扰(WIF)和心理困扰之间的关系。调查数据来自一家财富500强公司的513名员工。

数据表明,一些工作和家庭特征与工作时间显著相关。此外,工作时间与WIF呈显著正相关,而WIF与抑郁呈显著负相关。结果表明,工作时间完全或部分地介导了许多工作和家庭特征对WIF的影响。

这项研究作证了许多美国学者、记者、工人和家庭所认为的事实:长时间的工作与增加的工作-家庭冲突有关,至少间接地与心理痛苦有关。

这也是为什么《单身女性时代》这本书的最后认为,解决美国社会普遍性的单身问题,不在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在于:

我们必须改变对待工作、休闲和补偿规定的态度......我们需要缩短工作时间,为社会、情感、心理和家庭等各方面的健康发展留出更多的空间。

如何定义自己

界面文化三位女性媒体人有个名为“剩余榨值SurplusValue”的播客节目。这三位女性在《从阿里P8征婚聊起》这一期节目中提出了一个观点是:

寻找另一半其实是在“定义自己”。

阿里P8就可以寻找一个专注长得好看、会生孩子的另一半?这是不是企业和员工把女性工具化的一种隐喻?尤其是在996话语体系之下出现这样的隐喻更是值得警惕。

不管男性女性,均是如此。如何向陌生人介绍自己的另一半,往往可以观察出是如何“定义自己”的。一次在和朋友撸串时,我看到饭桌上另外两位朋友这样介绍另一半。

男生说,上海人,在外企工作,长得好看;女生说,比我大六岁,很会照顾人;

其实从两个介绍的潜台词中可以发现问题。

前者其实向往的是上海精致西式生活方式以及上海本地人带来的社会便利。

后者则是更偏向于年长男性的决断力以及被温暖照顾的感觉。

这和阿里P8的长得好看、会生孩子基本没有太多本质区别。都是更为在意对方的工具属性,更忽略了把对方作为“人”的事实。

说回《亲爱的热爱的》、《下一站是幸福》,这两部剧固然甜宠,但也需要警惕其中可能潜藏的自我定义心态。

《亲爱的热爱的》有可能满足的是“宠物心态”。

女性能不能像一个“小宠物”一样,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便掉入霸道男总裁的怀抱,而男性能不能饲养这样一个“小宠物”,通过PUA式的做事风格、语言模式挑动对方的情绪。

《下一站是幸福》有可能滋生“强者心态”。

对女性来说,既然小宠物没法做,那就直接成为女强人,通过强者姿态在男女关系之中占据支配位置。对男性来说,我能不能直接寻找一个姐姐,通过一步到位的方式寻求生活的便利。

然而,无论是“宠物心态”还是“强者心态”乃至男女“总裁心态”,似乎都不那么健康。

然而在实际生活中,我们不仅不需要霸道,更不想要总裁。我们只想构建平等健康的对话的关系,而不是一方主宰另外一方。

电视剧总是给你看爱的相遇,却不告诉你如何坚持爱的持续。

韩商言和佟言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内的相遇接下来会遭遇哪些生活坎坷?“韩式霸道”在重大生活决策时是否太过专断且容易引发灾难?

贺繁星和元宋姐弟恋在速配之后,到底要面临哪些现实考验?“元式巨婴”在面临更复杂的现实考验时究竟能承担多少责任,抵御多少风浪?

导演似乎从来没有认真告诉大家答案。然而,韩商言和佟言、贺繁星和元宋之间的故事刚刚开启了1%,后面的99%便戛然而止,留给了我们无尽的现象。

——END——

作者 | 吴俊宇 公众号 | 深几度

前南都、中经记者,关心技术、文化与人

钛媒体2015、2016、2018、2019年度作者

新浪创事记2018年度十大作者

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

转载、商务请联系个人微信852405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