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与牛皮癣,当315炮火对准714高炮

薛洪言6741浏览2019-03-22 13:59

mobile-791164__480.jpg


央视315是一把剑——解决消费者保护领域疑难杂症的利剑,这一次,这把剑对准了714高炮——一种期限7天或14天的超短期高息贷款,隐蔽、难管,堪称消金行业的牛皮癣。


当利剑对上牛皮癣,但愿是起点,不是终点。



1


714高炮很像传销,可怕之处都是防不胜防和难以脱身。


传销组织有两个绝招,一招是精神洗脑,一招是人身限制,陷入者,要么心甘情愿不想离开,要么失去自由无法脱身。714高炮也有两招,一招是以贷还贷,一招是暴力催收,一边诱你拆东墙补西墙,让你背上债务大山,一边暴力催收逼你还钱,榨干你和你的社交圈。


如央视315报道中的董女士,起初贷款只为救急,借了7000元,后来借新还旧,“还两个、借三个;还五个,借七个”,如滚雪球般,三个月内7000元滚至50万,压得人窒息、崩溃。


找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叙旧不可怕,可怕的是老同学要发展你做下线;救急借钱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借钱对象竟是714高炮。


谁没有缺钱救急的时候?陷入类似境遇该怎么办?你可能想到了投诉。


自2017年12月的现金贷新规之后,全国人民都知道,砍头息、高利贷、爆通讯录属违法违规行为,但很多人还是一边投诉,一边借款。


2018年间,互联网投诉平台“21CN聚投诉”共受理消费金融有效投诉20.9万件,每天投诉近600次。借款人尽情对高利率、暴力催收表达着愤慨与不满,但解决率不足四成。


从涉诉平台排行榜看,持牌机构、上市平台、独角兽和小龙头们位居前列。固然是它们业务量大,更主要的是,借款人清楚,投诉这类平台是有用的,它们多半怕负面舆论,有整改的积极性;而714高炮们,做的就是刀口舔血的违规生意,两三个月换个马甲,不怕投诉,慢慢也没人再投诉。


马克思说,“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利润有多大,求生欲就多大,714高炮们,不怕投诉,更是罔顾法律,想尽一切办法、钻尽一切空子——活下去。


多活一天,不是赚了时间,赚的是钱。



2


这几日,央视315携全国关注之力,对着714高炮重重砍了一刀。数万个(或数十万个)高炮口子瞬间停止活动,隐藏在网上网下的资讯里、隐藏在如海的APP里。


被曝光的十几个典型做了炮灰,剩下数万玩家,静静等待风暴过去。等舆论关注下一个热点,它们又会悄没声息地重操旧业,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怎么办?当然要罚,重重地罚。发现一起,罚没一起。不过,714高炮小而散,隐蔽又灵活,打掉一个,换个马甲又会卷土重来,罚而不止、禁而不绝。


除了罚,还有其他事要做。


先来看个案例,ICO的案例。


ICO是发币的生意,类似印钱,暴利程度,堪比超利贷。2017年9月,严监管如期而至,ICO被认定为非法金融,银行和支付机构不得为ICO提供金融支持,ICO众筹平台停止运营,二级市场(虚拟货币交易所)也被关停。


接下来的六个月,虚拟货币投机反而迎来新高潮。比特币、以太币在国际市场暴涨,各类空气币陷入癫狂,资本大佬借机鼓吹区块链泡沫,大量区块链媒体成立,煽风点火,币圈投机禁而不止、甚至越禁越火爆。和现金贷新规之后,超利贷、714高炮横行风靡如出一辙。


2018年二季度起,炒币热潮才开始消散,消散于市场之手——多种因素下,比特币暴跌,并一蹶不振,空气币大幅跳水,再无反弹,投机没了空间。随后,网信办出台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制要求(2018年10月《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斩断了空气币投机炒作的传播链条,在变冷的灰烬堆里泼了一盆冷水,根绝了死灰复燃的可能。


监管之手着眼于围追堵截,“三不准、四不许”,如秋风镰刀,将杂草拦腰割截,但不敌二月春风吹又生;市场之手则着眼于土质水质,改变土质,方可从根本上绝了杂草的生机。


什么是超利贷禁而不绝的土壤?需求。


董女士急需周转资金,为何找的是高炮口子,而非持牌机构?第一家平台还可说是误打误撞,领教了砍头息、高额罚息、暴力催收后,为何还敢找新的高炮口子借新还旧?


因为董女士们不是持牌机构的座上宾。


现金贷新规之后,持牌机构的年化利率上限是36%,超利贷平台的年化利率下限是200%, 36%-200%之间的产品,绝迹了。贷款产品的利率分布,在36%处出现断崖,持牌机构与超利贷之间,没了缓冲地带。


但借款人的风险分布是连续的,董女士们的信用状况,恰好对应36%-200%之间的产品,需要借钱时,该怎么办?在持牌机构吃了闭门羹,只好转身向大海走去——走到714高炮的怀抱里去,去接受年化利率数百甚至上千的贷款服务。



3


没错,银行等持牌机构又在力推普惠金融,甚至上升到政治高度。但普惠金融不等于金融扶贫,如果董女士们的贷款年化成本(含资金成本、运营成本、不良拨备成本等)在50%,我们不能指望银行用年化利率低于36%的产品为董女士们服务。即便偶尔做几单,多半也是风控模型不精准,属于马上会被机器学习修正的bug。


正门开不了,又要合力关偏门,只怕连受保护的借款人也有意见。


央视315后,网上流传一个段子“我只想对国家说,我是自愿借款的,没人逼我,就算1000到手200我也愿意,明天就还我也愿意,别为难放款的”,段子里有刻意搞笑,但不反应一丝现实吗?


iii.png


我们需要优化普惠金融的土质水质,需要松开放贷机构的手和脚,需要为普惠借款人构建多层次、连续性的借款产品集。剑与牛皮癣的对决,只是看着热闹,要治病,需要服药。


要做的还不止这些。


超利贷们有恃无恐,靠的是暴力催收托底。没了暴力催收,贷出去的钱收不回来,违规放贷与扶贫无异,自会树倒猕猴散——亏本的买卖,有多远,逃多远。


超利贷平台的暴力催收,以威胁和侮辱为主,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抓住借款人不欲声张的心理,威胁爆通讯录,引诱借款人以贷还贷,走上债务滚雪球之路;

第二阶段,雪球越滚越大,窟窿堵不上,爆打通讯录或网上发帖示众,极尽言语辱骂之能事,双方冲突加剧,多以悲剧收场。


针对这两个阶段,我们能做些什么?


对于借款人来说,要清楚一点,借了高利贷不可怕,借新还旧才是魔鬼,是一切悲剧的源泉。怕被爆通讯录而借新还旧,迟早会因为借太多还不上被爆通讯录。在与高利贷打交道的路上,早收手,早上岸。


还有,借钱不丢人,被爆通讯录也不是你的错,无谓背负太大的心理压力。


剩下的事,要交给监管、交给经侦、交给舆论、交给产业链条上各类企业。

信息违规交易的链条,能否斩断?

暴力催收的催收机构,能否查封?

涉嫌暴力催收的号码,能否封禁?

接到暴力催收的投诉,能否处理?

……


推而广之,我们还可以继续发问:

超利贷平台的系统从哪里来?

流量从哪里来?

扣款渠道从哪里来?

APP在哪里上架?

谁为超利贷提供催收服务?

谁为超利贷提供风控服务?

……


每个参与方都把好关,超利贷还怎会遍地生根呢?



4


央视315过去将近一周。有人在网上发问,一些被曝光的714高炮APP,怎么又在悄悄活动了?


因为央视挥出了第一剑,需要借款人、舆论、监管、经侦及产业链各方挥出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直至形成细密的剑网,让超利贷们无处遁形。


当利剑对上牛皮癣,只是起点,不是终点。


来源:洪言微语  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 薛洪言

标签: 超利贷
分享到:
纠错/举报
点赞分享
赞赏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0/500字
暂无任何评论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

广告

重复、旧闻

格式问题

低俗

标题夸张

与事实不符

疑似炒作

回到
顶部
*